足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足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吴庆防止危机的根本在于改革

发布时间:2021-01-25 10:14:24 阅读: 来源:足球厂家

吴庆:防止危机的根本在于改革

经济学家吴敬琏一篇题为《推进改革对中国性命攸关》的文章,引发了广泛关注,仅仅在新浪财经的网页上,截止到今天上午8点40分,在这篇文章后发表点评的读者就达到了3万4230人次。   文章开篇从“钱荒”入手:认为近期“钱荒”波动根源在于经济增长模式发生了问题,依靠强势政府而非市场来支持经济高速增长的“中国模式”需改变,否则粗放的发展路线及资产负债表的高负债率和高杠杆率将难以改善。吴敬琏说,中国面临的主要是长期问题。所以,如果仅仅把关注点放在短期货币政策的操作上,可以靠央行“放水”渡过这一次危机,可是因为没有消除产生危机的根源,随时还有可能爆发新的危机。  吴敬琏认为:去年五月后,许多地方通过政府融资平台以及各类表外业务、城投债,募集巨额资金投进城镇化建设。这些投资中相当一部分回报率很低,甚至没有回报。去年下半年的大规模投资,只把第四季度GDP增长率拉起来0.9%。到今年一季度,经济增速又下来了。所以,旧的增长模式和用强势政府海量投资支撑高速度增长的发展路线已经走到了尽头。  吴敬琏认为,“钱荒”波动根源在于经济增长模式发生了问题,而且他在文中也多次提到“中国模式”这个词,这样的一个“模式”如何理解,它产生的根源是什么?又带来了哪些问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吴庆就此评论。  吴庆:它产生的根源是经济体制。由于我们的体制还是政府掌握着很大数量资源的决定权,那么政府在经济角色里头起到很大的作用,在这种情况下就注定了我们经济增长方式转变缺少灵活性,它是一种我们叫做国家资本主义的增长方式。国家做出了重大的决定然后追求一系列的目标,一般来说在这种不计成本的情况下去追求一种目标的时候总是能达到这种目标,但是付出的代价也很严重。在追求这一小种目标的时候对于其他的指标我们视若不顾。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在其他的方面我们付出的代价非常高,这就是我们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头高速增长我们付出的代价。现在这种代价我们看起来是越来越严重、表现的越来越严重,比如说在环保方面,在空气污染、水污染方面我们都赶到越来越大的代价越来越明显。  另外在我们还有一系列的经济指标上头比如说我们的外汇储备,我们的对外经济关系的对外贸易条件的恶化在这方面也很严重。吴敬琏先生讲到一个判断我认为是非常正确的,他也讲了很多年了,就是这种经济增长方式是有问题的,是不可持续的,我们的代价是非常高的,GDP的数字只计算了我们的成果,但是忽视了我们的代价。  之前也有人曾经努力算过绿色GDP以及等等一些指标,但是这些努力都没有成功。而且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的增长方式的转变速度太慢,没有取得大的进展。  在一些地方提出了“大投资、大建设、大发展”的口号,融入巨额资金,进行大拆大建,希望以此来保持经济繁荣。采用这样的方式,地方政府的资产负债表杠杆率就变得越来越高。而且局部的资金链断裂传导到金融市场的其他部分,也容易引发系统性危机。这里所说的危机有多大的破坏作用?从我国目前的情况来看,是否已经出现了这样的危机?吴庆认为,到目前为止我国还没有出现这样的危机。  吴庆: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出现这样的危机,但是这种危机的隐患是非常巨大的,而且是越来越巨大。拿我们政府的资产负债表来说,我们之前政府不断的在保增长促进经济增长这方面花大力气。中央政府的口号是在危机期间保增长,而地方政府的口号就变成了大投资、大建设、大发展搞了很多的地方融资平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整个政府的资产负债表就做的非常庞大,无论是资产还是负债都做的非常庞大。  实际上就把经济的风险很大程度上直接负载在各级政府的身上,那么这种情况下会怎么样呢?我们看到欧美的情况,上一轮的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是首先一大批的金融机构,一大批借款人、买房的个人出问题,然后连累金融机构,然后连累到政府。欧洲现在许多政府还处于很严重的负债水平上,对于中国的危机的话,有可能一开始就从政府的资产负债表出问题,然后连累到银行。我个人做过一个推测,当然这个推测也有一些争议。类似08年、09年咱们做经济刺激计划的事情,中国政府还可以再用一次,那么这种用一次的机会、这种能力我认为是非常宝贵的。  中国政府在未来就中国经济未来几十年的发展里头还会遇到世界经济的动荡,世界金融格局的动荡,所以中国要尽可能的多保留一段时间这张底牌,这张底牌能带给我们短时间的安全,那么长期的安全靠什么?我觉得就是靠吴敬琏先生讲的,经济体制的改变,带动增长方式的转变,这是我们问题的关键。  当然我们这个问题讨论的时间很长,但是行动的很慢。到现在为止我们又已经看到下一次金融危机的影子,那么我已经强调过,就是下一场危机吴敬琏先生在他的文章中也提到,我们已经可以有把握的说,美元是要走强的。那么美元一旦走强全世界的金融环境会发生一次巨大的转变,当这次巨大的转变来临的时候,对于一系列的国家可能就意味着是下一次的危机,中国也在潜在的发生危机的这个名单上头,而且排名比较靠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做出重大改变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这些政府就有必要更快的采取行动,推进一些变化。  虽然现在还没有危机,但是我们一定要居安思危。吴庆认为以投资拉动经济的这张牌只能出一次,有的经济学家称一次也不能出。吴庆认为未来改革的方向是想着市场化的方向努力。  吴庆:我们改革的方向还是要向着市场化的方向努力,这是在经济体制方面。但是经济体制上面的改革已经单方面推进了,困难已经非常大了,阻力也非常大了,在这种情况下需要我们在其他的方面有一些配套的变化。比如我们的决策的方面,政府体制的方面,政府体制要跟得上经济体制的转变。政府不能在经济领域继续的大包大揽。继续大包大揽下去的话,我们会往叫做国家资本主义,甚至就是计划经济时代残余的方面会越做越大,我们会回到计划经济的那种道路上头,非常类似。现在起一个名字叫国家资本主义,我认为跟当年的计划经济是非常类似的。  另一个方面就是我们的决策体制要有变化。有一些政府做好政府的决策,还有大量的关于经济方面的决策要交给企业去做,要交给企业甚至交给个人去做选择。要给个人和企业更多选择的权力,而不要继续让政府来大包大揽。

天津冲锋衣定做价格

北京衬衫定制厂家

北京定做广告衫公司

订制女士短袖衬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