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足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RIM好基友一定会有幸福的结局吗

发布时间:2019-10-11 18:04:28 阅读: 来源:足球厂家

黑莓手机运营公司RIM近日公布了Q1季度财报,RIM第一财季实现净营收28亿美元,同比下滑43%;净亏损5.18亿美元,合摊薄后每股亏损0.99美元,而去年为净盈利6.95亿美元。七年来第一次披露财报数据显示营收亏损。截止周五,RIM(NASDAQ:RIMM)跌幅达19.06%。之后又接二连三爆出大量利空消息。让RIM的未来步履维艰。大企业出现亏损,对于公司来说,这不是一个结束;对于行业来说,这也不是一个开始。

对于黑莓,大家所熟知的一个传奇故事是“911”事件发生之后网络信号中断,大家的手机普遍变成了砖头,唯独美国副总统的黑莓手机变成了神器,依然可以聊天短信摇妹子。就此黑莓大放异彩,以至于在苹果出现前的那几年,只要是在中国看到黑莓手机,膜拜程度不亚于现如今的卖肾求苹果。而那些使用黑莓手机的人士,也被视为华尔街海龟一派,也许他们的真实身份仅仅就是在中关村或者华强北攒机子的手机发烧友。

通信公司打包卖数据或者各种行业都在做着数据收集的工作已经让我们的隐私荡然无存,所以黑莓自吹自擂的很好很强大的邮件加密即时推送系统现在来看就是个鸡肋。因为这丝毫挡不住某个人在某个时刻就会成为某扇“门”的主角。

黑莓还有一个亮点全键盘,但是这有什么用呢?难道就是拿来和其他全键盘手机比较过后,自豪的告诉别人,我们的全键盘是符合人体工程学原理的设计精品?虽说是全键盘,但是我丝毫没有在那上面看到标准键盘的101个按键?这“全”是怎么定义的?加之手指较厚,一按下去要么没显示,要么一下显示出四、五个字母。这次第,怎一个囧字了得?

以上内容纯属有点儿个人体会的吐槽,但是这些技术性的问题本该通过研发和市场反馈可以解决的。作为RIM这样的一个大公司,却长年累月处于痴呆卖萌状态。而其产品却一直在模仿暴雪公司,不断跳票。现在来看,问题出现在了让人倍感基情的管理层中间。

不知道RIM为什么会设置联席CEO这样一个很诡异的框架,也许有人会搬出各种阴谋论和办公室政治学说这是权力制约如何如何BALABALA的。暂且不评论这类观点,从另外一个角度能看出,联席CEO制约的不只是CEO的权力膨胀,更制约了公司的工作效率,也制约了公司的生命力。

虽然联席CEO管理体系受到不少股东诟病,但是为坚持保障公司好基友利益,公司宁可再创建一个神马独立委员会的坑爹玩意儿,以便制定一份公司治理结构提案。说白了,就是两个CEO意见相左需要猜拳决定的时候,有个第三方能在场边帮助做个证明判断一下。

创建该委员会目前需要花费的时间还是未知,但是有一个消息已经确定:RIM公司将裁员2,000人(全体员工约1.9万人)一系列的薪酬支付和劳动合同违约金支付对于公司来说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但是面对市场份额急速下跌,这种内部压缩成本的最后一招也不得不用了。

RIM貌似还是准备继续唱着五月天的《倔强》继续坚持下去,从之前公司战略来看,其中一位CEO、RIM创始人迈克.拉扎里迪斯(Mike Lazaridis)专注于打造搭载新款操作系统的下一代黑莓设备,而另外一位CEO吉姆.巴尔西利(Jim Balsillie)则在寻求另一种战略,即利用RIM专有技术授权获得收益。很多人会认为风马牛不相及的俩项目经理的工作怎么会变成CEO的工作,只能说在RIM,一切皆有可能。

目前,两位充满基情的CEO均已离职,取而代之的是今年1月份上任的托斯腾.海因斯(Thorsten Heins),他曾是拉扎里迪斯的助手。海因斯已经聘请了投资银行来研究方案,并不排除出售公司的可能性。一年以来RIM股价已经累计下跌了将近70%,其市值不足50亿美元,不及鼎盛时期的十五分之一。

有人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RIM至少仍然持有超过20亿美元的现金储备量。问题是这匹看似将死的骆驼却把希望寄托在发售时间还处于未知状态的黑莓10所带来的扭亏为盈的绝地反击。其次,由于两位CEO长期的分封而治导致RIM长期以来关于谁是核心客户一直存在内部争议。而也正因为两个当家人的个性存在,内部的派系也是林立错杂,难道你们这些手下做事的就一点看不出CEO貌离神合的基情吗?一个个只想着斗争却让两位CEO情何以堪啊!

历数RIM公司,总能发现很多愚蠢的行为和决定延误了公司发展机遇以至于到今天这个倒霉催的地步:

M押宝式式地认为,企业和个人用户都会继续支持简单易用的黑莓移动电子邮件服务,而不会青睐于程序繁多的苹果和Android设备。但是RIM毕竟不是至尊宝,RIM连开篇都没猜中就哗啦啦的翻篇了。以至于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的试探性采取对策。如果上天再给RIM一个机会,相信RIM还是会失去。不信往下看:

2.2010年,RIM销售部门曾撰写了一部关于手机键盘的研究报告,这曾是早期黑莓产品大受欢迎的重要功能。报告警告称,在苹果的触摸设备时代,键盘的市场份额将不断缩水。然而,RIM管理层忽略了这则警告。

3.2010年的一次会议上就RIM是否应当对一种新趋势感到担忧:消费者将自己的智能手机带去工作,并要求企业允许他们在自己的设备上完成工作。一部分高管认为,这个趋势确实构成了威胁,也有一部分人认为不必担心。巴尔西利选择了支持后一种观点。

4.在更早的十年前一次投资者会议上,当被询问到RIM是否会转向彩色屏幕。拉扎里迪斯回答说:“我有必要以彩色阅读电子邮件吗?”RIM表示,彩色屏幕不实用,成本太高,耗电量高。然而,RIM却在几年后成为最早采用彩色显示屏的手机厂商之一。

RIM公司总是倔强的维持着自己的原则,后知后觉却能先发制人。但是随着时代发展,这种撞大运的心态也渐渐不再能把握住太多的发展机遇。加之管理僵化复杂。亏损是必然的。

两位CEO定期会面,也会在萌发突然的想法时发送消息或打电话。但随着RIM陷入困境,二人专注于不同领域,交流也不够有效。有些项目甚至在其中一位CEO还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就走入歧途,两个团队之间的分歧有时甚至会演变成争吵。

随着两位联席CEO双双离职,但他们仍然是RIM的大股东,并且保留董事会席位。相信公司是出于维持二者伟大的基情考虑的,希望这对好基友能有一个幸福的结局。而之后继任者应该考虑的问题是如何让这个昔日的智能机霸者重新运转起来。我想第一步,走马上任的新任CEO海因斯应该先去Amazon上买一本IBM公司前总裁郭士纳的书《谁说大象不会跳舞》

海因斯,你能让这两位伟大的好基友重拾当年的幸福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