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足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农业保险理赔难养禽户因H7N9是新病毒巨亏【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1 17:39:11 阅读: 来源:足球厂家

[会商宝农业纺织网导读]因为H7N9是一种新型病毒,过去办理的家禽类死亡保险,以冻死、常见疫情病死为主,保单条款中没有针对H7N9疫情致死赔付一项,所以,保险公司原则上不给予赔付 。

[ 因为H7N9是一种新型病毒,过去办理的家禽类死亡保险,以冻死、常见疫情病死为主,保单条款中没有针对H7N9疫情致死赔付一项,所以,保险公司原则上不给予赔付 ]

“不瞒你说,这两个月把我这些年的所有利润全贴进去还不够,全赔光了。”江苏三德利牧业发展有限公司经理朱晓演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现在,银行贷款没钱还,保险赔付没着落,我真是愁断肠,整个人像害了一场大病。”

前几天,朱晓演到扬州参加全国畜牧业的一个年会,一位副会长对他说,老朱啊,这次真正死于H7N9禽流感疫情的是二三十个人,而血本无归的养殖大户,远不止这个数。

养殖户的血泪账本

三德利是一家具有相当规模的以优质肉鸡养殖为主导产业的现代农业企业,去年出栏各类商品鸡1813万羽,销售收入3.19亿元,为农民增收 3507万元,提供1000个就业岗位。今年4月份突发禽流感疫情后,所有孵化的苗禽均卖不出去,苗禽只能深埋掉。朱晓演拿出个账本说,截至4月22日已生产苗禽594.46万羽,埋掉苗禽410.98万羽,其中埋掉鸡苗342.7万羽(鸡苗成本2.3元/只),鸭苗68.28万羽(鸭苗成本2.7元 /只),疫情严重的时候,市场出现恐慌性抛售,公司没有资金,饲料都快供应不上,养不起,只能以4元一公斤的低价出售183.48万羽,光这一块就直接产生亏损1317.6万元。“没办法,当时看不到底在哪里,只能挥刀断臂求生,回收了千把万买饲料,让另外的家禽能有食吃。”朱晓演说。

朱晓演的报表显示,目前公司现有的存栏种鸡55万羽,种鸭20万羽,所有种禽一天的饲料费用需36万余元,每月饲料成本1080万元,人工成本接近200万元。4月份,一个月的时间,因苗禽及人工、饲料成本直接亏损达到1800万元,而勉强撑到现在,累计亏损超过3000万元。朱晓演称,前些时候市长也来了,看了也很着急,帮助协调银行,争取到千把万的贷款。公司每年为鸡场投保的活禽类保险费在20多万,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得到一分钱的理赔,上周开始,随着部分地区活禽市场的开放,鸡场陆续开始出货,但企业的困难还远未过去,依然举步维艰。

在三德利隔壁的薛阜镇上,有家恒荣畜禽公司,是一对年轻大学生的创业项目。谢彬和他的女友在父母支持下办了这个蛋鸡厂,存栏量有12万羽,是常州最大的蛋鸡养殖企业,年产无公害鲜鸡蛋2200吨,满足了金坛市60%的市场消费需求。受疫情影响,鸡蛋出厂批发价格从3月份月均4.2元/斤降到疫情暴发后的2.7元/斤,每天差价损失18000元;鸡蛋销量只有疫情暴发前的20%。到4月底,公司库存的鸡蛋已有80多吨,仓库里鸡蛋堆积如山,养殖场里到处是脱毛后卖不掉的老母鸡,而出笼的苗鸡无处安身大量死去,小谢和女朋友两个人都蒙了,蛋每天还以4吨的数量递增,气温逐渐升高,鸡蛋保鲜期限有限,女朋友急得直哭。两人发动同学、亲戚、朋友、熟人找销路,最便宜的时候2.5元1斤就卖了,只要听说哪要货,再晚再远都立即发货。3万多羽待淘母鸡已经过淘汰期限一个月,目前无法进入市场销售,每天饲料及其他成本要4万多元,两个月时间把4年赚的钱全赔进去。“又脏又累又不赚钱,出这么大的风险没有一分钱的补助,农业太脆弱了,女朋友已经打退堂鼓说不想干了。”小谢说。

农业保险理赔难

受H7N9禽流感疫情影响,活禽出笼不畅,价格持续下跌,养殖大户不堪饲料成本重负,含泪扑杀家禽,损失惨重。一些地方出台了补贴政策,如江苏财政出资4000多万,对全省70多万套祖代种禽按每套50元标准给予补贴,以稳定家禽生产的基础,保证疫情过后恢复生产。但是,在栏的家禽有18亿只,70万套祖代种禽只集中在少数几家企业,大量终端直供市场的禽蛋企业得不到补贴。

那农业保险能否在关键时刻扶危济困,纾缓灾情呢?本报记者采访后得到的答案让人尴尬。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江苏分公司是省内最大的财产险公司,其承保的农业险占全省市场份额的85%以上,险种主要有能繁母猪、小麦、玉米(2445,5.00,0.20%)、棉花(20185,0.00,0.00%)、油菜、水果、苗木,公司介绍说“家禽和养殖业的保费这几年都是翻番式地增长”。其提供的数据显示,全省家禽保险的覆盖面只及一个县的存栏量。苏北一个县的肉鸡存栏量达到2000万只,有保险的不到1/10;存栏的鸭子数百万只,买保险的只有20万只,且多为种鸭,保险密度仍然很低。

那么家禽有了保险,类似禽流感事件发生以后,种养户如果发生严重损失能否得到相应补赔?多家保险公司回答说,全省至今未发生一起理赔,因为 H7N9是一种新型病毒,过去办理的家禽类死亡保险,以冻死、常见疫情病死为主,保单条款中没有针对H7N9疫情致死赔付一项,所以,保险公司原则上不给予赔付。一家公司负责人表示,如果政府或监管部门对条款做出补充界定,要他们赔,他们也只好赔一点。4月份,地方政府也发文,要求财政和商业保险机构协调支持地方养殖大户,帮助他们降低损失,但目前多家公司反馈的消息说,尚无一家作出赔付。

农业是弱质产业,更是高风险产业,保险原理的充分有效运用应能帮助化解风险。江苏省财政厅的农业专家认为,近些年农田水利建设投入大,农作物大面积受灾情况很少,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农作物保险规模大,效益好。而家禽家畜饲养分散,防疫条件千差万别,又容易死亡,前几年保险公司承保的能繁母猪险就连续出现亏损。所以,保险业对畜禽类保险门槛和收费都比较高,而出险后又普遍存在赔付难和赔付率低的问题。如果保险赔偿不能覆盖成本,农民投保意愿自然大大降低。

多位农业专家指出,H7N9疫情虽然在衰减,但损失惨重的养禽大户因苦于无资金腾栏,苗禽不能进栏,对是否继续下一轮的周期养殖左右观望、不知所措。许多地方产苗鸡的坑坊八成停产,国家多部门稳定家禽生产的措施收效不明显。照此下去,今年入秋以后,禽蛋类价格必然出现暴涨。

多位专家指出,家禽是弱质产业,又是与千家万户餐桌密切相关的行业,H7N9疫情出现后,保险业再次缺位,保险业内在机制失灵,难以发挥应有作用。这就需要政府有形之手主动介入,弥补市场之手的失灵。从事农业信贷的金融机构对养殖户的贷款,要尽可能延长限期,追加贷款量和提供政府贴息,政策层面提高对不良贷款的容忍度。当然,在检测合格的前提下尽快开放跨地活禽市场,从禽流感中吸取教训,建立和完善国家对禽蛋的收储机制,帮助养殖户增强抗风险能力,都是需要补的课。

徐工机械2018业绩预告略超预期起重机增速弹性望持续释放振动马达

研发创新助力增荣打造茶行业战斗机分散剂

浙江省专业的led路灯批发质量取胜开瓶器

蔬菜大棚种出生态村田路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