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足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爱音联盟电台浅时光物语专辑第九期他就这样悄声无息的去了【今日新闻】

发布时间:2019-07-11 16:48:07 阅读: 来源:足球厂家

导言:时光在深深浅浅的走过,仍然忘不了的,是当时初见你的样子,那浅浅淡淡地微笑,瞬间俘获了我的心,我知道这一切已经成为了过去,还仍然眷恋不舍,是你不懂我心里的思念,才会悄然离去,只空留一个时光在牵牵思念着那过往的美好,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俱离别空留悲伤。

大家好,我是本期主播达子,今天为大家带来一个稍稍伤感的故事《他就这样悄声无息的去了》。

2006年,我曾经离开北京去武汉工作。

那时候,我时常混迹于各种论坛,就这样我认识了叶小凯。后来聊起来才知道,我们都曾经在百度工作过,但我辞职的时候,他还没去。不过,我们由此就算是有缘了。

我们是因为电影认识的。他很喜欢看电影,尤其喜欢港片,当时我们都在网易一个叫“香港制造”的论坛里混,大家都是港片迷,所以在网上聊了不少电影,从王家卫到杜琪峰,从徐克到许鞍华。他很喜欢王家卫的《东邪西毒》,当初他在论坛里写的第一个帖子就是《怀念东邪西毒》。我最爱的是杜琪峰,尤其爱《非常突然》,两位的风格并不一样,不过某些时候却有交集。我故意吐槽王家卫最近拍的片子都太能装了,而他则吐槽说《非常突然》明明是游达志拍的,杜琪峰只是监制。就这么一来二去地闹腾,大家就变熟了。

他在论坛里其实是一个很温和的人,私下里才喜欢吐槽。在外面,因为工作关系,他很少发表对事情的真实看法。这并不是因为他虚伪,而是因为他并不喜欢伤害人,有锋利的想法他都会隐藏起来,处处考虑他人的感受,所以小凯其实是个外表温和、与世无争但内心却犀利敏感的人。这种人,我们一般简称为老好人,又简称为“闷骚 ”。

2010年,我重新回到北京,从头开始。

闷骚的小凯继续在百度娱乐做编辑。百度时不时地组织影迷去看电影,我也经常报名,渐渐地和小凯见面的次数多了起来。我后来去做了电影、艺人的宣传工作,因为工作原因,会时不时地拜托小凯写个专题,帮我推荐稿子。说起来,于公于私小凯都帮了我不少忙。下半年的时候,宁浩筹拍《黄金大劫案》,筹备演员培训班,招募新人出演,我们便找了很多网站很媒体的编辑,请求帮忙做推广。有一些人对此事不感兴趣,有的答应了却迟迟没做,只有小凯听我介绍完,立刻给了肯定答复:一周内给你们出专题页面!

根本就没有一周,小凯只用了3天时间,就让美工做出了专题页,我问他为何如此神速,是怎么办到的。他说:“我自己也学过设计,怕时间来不及,所以就跟着一起上了。”我听了感动得要命,连说要请他吃饭。当时我在外地出差,于是我说回来再请。

时间长了,大家都各忙各的,也不再记得这件事。

我有留QQ聊天记录的习惯。直到如今,我翻阅聊天记录,才想起这顿饭直到现在都没能兑现,而且永远也无法兑现了。

我翻阅和小凯的聊天记录,看到当中的一些话,还是觉得非常感激他。

有一个月,某杂志出了一篇恶意报道,我赶紧联系小凯,让他先别登在专题页里,等查证之后再说。小凯回答我非常干脆简洁的一句话:“你要我放啥我就放啥”。

小凯对我的这种信任,让我一直都觉得他是一个靠谱的人。很少有人能如此地信任他人,所以我很感激他的这种信任。后来,我们私底下都互相给对方帮帮忙,找找明星的电话,帮忙联系经纪人,交流点娱乐八卦,插科打诨,日子也就这么过去了。

2011年初,百度娱乐做了调整,部门解散,小凯也打算换工作了。我帮他物色,因此聊了不少彼此将来的工作发展计划。我也帮他介绍了一份工作,虽然他最后没去成,但是从这件事起,我才发觉,小凯其实就是一个文艺青年,他有着他自己的理想。

小凯是设计专业出身,热爱摄影、热爱电影、热爱音乐,热爱各种艺术,他是真的想投身做文艺这一行,做网站编辑只是他的权宜之计。

我也是一个曾经做着IT梦,却最终放弃,最后转行从最底层做起的文艺青年,因此我很理解他的这种想法。文艺青年要投身做文艺,承担养家糊口的任务勉强可以,但想在北京过得舒坦,却并不容易。

再到后来,我和另一个朋友因为一些现在看来无所谓的事经常吵架,闹的很凶,小凯帮我从中调停。当时在气头上的我觉得他是多管闲事,好长一段时间都没理他,他对我却仍是和颜悦色,当没事一样。事到如今,我却只剩下悔叹。

人总是会浪费很多时间在一些当时看起来非常重要、非常有必要据理力争的事情上。其实,时间久了再回头看,我除了没给小凯面子之外,什么都没有得到。我辜负的,是小凯对我的信任和包容。

事情过去了很久,我的气消停了,和小凯又重新聊上了。小凯说话实在,是一个非常和气的人。年初的时候,他有一件事特别着急,想让我帮忙发条微博。但当时正值过年,我回了老家,信号不好,他联系不上我,于是他在我QQ留了很长一段话。

其实,他只是让我发条微博而已,但是,他却这样对我说:

“我都实在没脸求你了。再次表示抱歉,真的不好意思。”

我至今不明白,这又什么“没脸求”的?我欠他的,远比他欠我的多。小凯就好到这个地步,让我发个微博,都跟占了我多大便宜似的。

所以,认识小凯的人,都很喜欢他。我真的没有遇见过一个讨厌他的人。

但诡异的是,他却还是单身,我们都叫他凯妈。其实,他爱漂亮,爱帅气,爱外表,自恋得很,并不喜欢“凯妈”这个称呼。但即便不喜欢,我们这样叫,他也不会生气。他的脾气,就是这么的好。

我和他有过没节操的对话,开了很多老不正经的玩笑,毕竟两个文艺青年聊的太严肃,看起来实在让人觉得诡异。

小凯说要出国的时候,正好我们的好朋友阿木要结婚,打算请我和他吃饭。我们三个,在他出国前几天,又碰巧要一起看电影。

于是我提议,不如就在看电影之前,大家一起聚聚,吃顿饭吧。

这段时间,我在努力减肥,他在努力健身,阿木又准备结婚,话题就自然离不开家长里短。很久不聊正经事的我和他,本来打算吃完就走。但影片放映方面通知我们推迟一个小时放映,于是我们又继续在朝外的龙记茶餐厅里聊天。

就这样,用这突然多出来的时间,我和他在饭桌上,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很严肃地探讨人生。

凯:“明年你有什么安排?”

我:“我打算去珠海定居。”

凯:“那里靠海,风景好啊,气候也比北京好很多。北京太干了。”

我:“可是房价也不便宜,我看的房子已经上万一平米了。”

凯:“为啥你想去珠海?”

我:“我是真心热爱广东话,在外地不可能学得好,所以搬过去住,再找个广东女朋友,这样学起来就快了。你呢?还继续待北京?”

凯:“是啊。不过在这里,也苦的很。”

我:“咱俩都是小地方出来的,在北京苦,都明白。你设想过回去?”

凯:“我以前的同学大多都结婚了。他们在那个小城市出生、长大,毕业了找个公务员之类的铁饭碗工作,然后结婚生子,一辈子也就这么过了。

前段时间我一个小学同学来北京旅游,他毕业了就去他爸爸开的公司上班,当着富二代,在我们来家挺潇洒的。我心里在想,我回去能做什么呢?考上公务员,然后早机关里无聊吗?或者去给别人当手下?虽然在北京要吃苦,但比在老家待着挺好的。”

我:“我知道你是个文艺青年,我跟你想的也差不多。我2004年来北京,一眨眼快10年了,酸甜苦辣也都经历过。还好,再难的关都算挺过去了,如今咱俩也算是苦尽甘来。北京,还是挺好的,舍不得。”

凯:“我愿意在这里。至少在北京,我还可以跟你们谈谈电影,聊聊音乐,偶尔朋友聚一下,挺开心的。回老家,连看场IMAX都得去省城。”

我:“这就是咱们这种文艺青年的情节啊。我希望明年在珠海把房子弄好了,你过来玩。到时候我带你去吃地道的港式茶餐厅。”

凯:“好啊!看那时候咱俩谁先结婚,最好拖家带口去。”

我:“肯定是你,你比我闷骚多了。”

打完这些字,我依然觉得这像是一个玩笑,一个残酷的玩笑。

我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聊完这些之后,在去往影厅的路上,有一个人请你照相。他拿着一张纸,一定要外交部做背景,我和阿木都害怕是上访或者是什么其他敏感的词,都没有接腔,路过的其他人也都不好意思照,只有你过去认真地听了他的诉求——原来他是给远方的好朋友过生日,想拍一张代表首都的照片,赶时间,所以没去天安门,选择在外交部做背景。

而你,帮他认真的拍了好几张照片。

我在旁边,记录下了这一幕。

我当时怎么也想不到,这会是我手机里存有你的最后一张照片,而且还只是一个背影。

然后,你坐我旁边,在那个小会议室里看完电影。回家的路上,我们吐槽说这部电影不好看,你说剧本还行,吴镇宇演的尤其好,只是导演的功底太差了。聊着聊着,到了路口,你说要去逛悠唐买衣服。我本来也想去,但却急着回家,因为要减肥,害怕你去悠唐吃饭,我抵抗不住美食的诱惑……于是在朝阳门的地铁口,我们挥手告别。

记得你挎着黑色的包穿过外交部,走向悠唐。

我等着你回来见我,还琢磨着要不要去阿木的婚礼。

我无法想象,你会在这么悠闲的度假里,离开我们。

上周我去三联书店买书,一本刚出的研究杜琪峰的专著里面有作者对杜琪峰的访谈。在访谈里,杜琪峰首次亲口证实《非常突然》是他拍的。游达志拍到一半,他觉得不行,就自己上了。游达志只是挂名,他才是真正的导演。

当时看到这一幕,我下意识的给你发短信,想告诉你,看吧,我赢了!《非常突然》确实是杜琪峰拍的!

可是,我知道你永远都不会回我短信了。

还是你赢了。

你在朋友圈里的最后更新里有一句话:

“都要融化在碧海蓝天里了。”

照片里,是塞班岛漂亮的蓝天、白云、别墅、大海。

而今天的北京,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阴霾。

无碳复写纸印刷价格

图文数码快印

专业封套印刷厂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