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足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感恩母亲节丈夫去世妻子办加工作坊撑起家-【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0 14:09:05 阅读: 来源:足球厂家

闽南网5月6日讯 有生活贫困,苦苦经营的母亲;有疾病缠身,坚强支撑的母亲;有为供养三胞胎上学,开荒种地的母亲……

从昨天开始,泉州有25位母亲,将陆续收到母亲节礼物,她们生活在乌云密布里,却仍坚强生活着。由泉州市妇联举办的“为贫困母亲圆梦”活动,将在母亲节期间开展慰问活动,帮助泉州贫困母亲圆梦。

28岁的小雅再勇敢也有流泪的时候

丈夫尿毒症 乐观妻子给他鼓劲

“往前走,就有转折”

28岁的小雅,住在泉州鲤城区常泰街道五星社区,她有一个四世同堂的七口之家。但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对年轻的小雅来说,她家这本经叫作疾病。

小雅通过相亲,认识了丈夫。他不抽烟不喝酒好脾气,一看就是个适合过日子的人。半年后他们结婚了,但婚检结果却是丈夫肾有些问题。不久后,儿子斌斌出生,给这个小家增添了许多乐趣。那时候,丈夫告诉她,打算闯一番事业,让娘俩过上好日子。看着丈夫一脸神采飞扬,听着他谈论以后的生活,她感受到的是幸福。

可是丈夫来不及大施拳脚,身体却先开始每况愈下。吃不下多少饭就呕吐,本以为是胃不好,可是身体却日渐消瘦。他才不到30岁,还有很多事想去完成,如今只能辞职在家。

丈夫一直告诉她:“没事的,可能是胃炎。”直到去年去医院,才确诊患了尿毒症。丈夫说:“就算知道了也是这样,还不如不知道。”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开始沉默寡言。他不再谈论理想,和朋友们聊天也是闷声不语。

积蓄一点点花光,身体不见好转。疾病就像一片阴雨,笼住这个家的3个母亲。80多岁的老祖母长吁短叹,恨不得折寿换孙子的健康;59岁的婆婆总是担心,以后小雅要怎么办。上了年纪的,不能为儿女多做什么,这个家的重担都落在小雅身上。

小雅只求过好当下,每天下班回家后,她都像往常一样谈笑风生,用眼睛去发现,用嘴告诉丈夫每日新鲜事。她知道要给丈夫时间,去适应和接受这个遭遇。总在夜深人静时,她才会多想,一夜难眠。4岁的儿子斌斌懂事可爱,该有的陪伴和玩乐时间,夫妻俩都尽力满足。小雅希望,能给儿子快乐的童年,也希望能将他培养成一个直面困难、有担当的男子汉。丈夫渐渐不再逃避病情,每月4次配合化疗,情绪也开朗了。

夫妻俩是彼此最好的陪伴,累了就互相打气,遇上烦心事,就像对待生活丢来的毛线球,小两口一起商量分析,慢慢地把纠结的线头理清,烦恼也就在谈天中消除了。

小雅觉得,想10年后的日子很奢侈。“想得再多也没法解决,只会徒增烦恼。”她最大的心愿,是慢慢攒钱,给丈夫换肾。她相信往前走,就有转折。

女儿智障 妈妈艰难经营小卖铺

“生活破了个窟窿,难以填补”

小巷虚掩的门后,是一间十来平方米的小卖铺。店里货物零零散散,坐上小半天也不见什么人,52岁的老板娘徐大姐和女儿轮流看守着小卖铺。

徐大姐家住泉州丰泽区东湖街道仁凤社区,她经历过几次打击,一次是大女儿出生不久突然发高烧,手忙脚乱送进医院后,得知女儿智力受损。30多年来,她照顾失去劳动能力的女儿。每天,女儿坐在小卖铺里看店,见人来了,转身朝着屋里大声呼唤着妈妈。

人到中年,丈夫被查出肺癌,半年后去世。10多年前,那个老实肯干的男人,踩着三轮车一点一点载货攒钱盖起二层小屋。辛苦大半辈子,眼看终要搬进新房,却在房子快要建好时,得了肺癌。那半年,她一边费力照顾智障女儿,一边家里医院两边跑,可是终究没能把他从病魔手里抢来。

那时她40多岁,没有技术没有力气,去外头做工也没人要。最后只得就地取材,在楼房一层隔个地方,开起一间小卖铺,母女俩就靠这间小卖铺度日生活。每月一次,徐大姐进货充盈货品柜,但每次只进一两箱货品,货来了,却很难卖出去。厝边告诉她,现在大超市一家接一家,哪里会来小卖铺?小卖铺没经历过红火,就迎来入不敷出。

如今生活如履薄冰,每个月靠几百元收入度日。要是突然到用钱时,就像生活突然破了个窟窿,难以填补。徐大姐说,她最愁遇上婚丧喜事,人情世故难以避免,哪次不是从紧巴巴的生活费里,一挤再挤,才有那几百元的份子钱。遇上这事,进货只能先赊账了。

可是回头想想,这么多年也过来了,“日子这样,不坚强能怎么样”。徐大姐希望能把小卖铺继续经营下去。

丈夫去世 妻子办服装加工作坊

“等儿子长大,一起撑起这个家”

泉港南埔镇柯厝村44岁的柯宗珍,算得上是半个小老板。4年前,她喊上六七个以前工厂的姐妹,开了间小型服装加工厂。这其中的辛酸,只有她知道。

5年前,丈夫在工地遭意外去世后,她面对生活冰冷的质问,该用什么来养活这个家?顶梁柱塌了,儿子还在读中学,她选择站起来,撑起这个家。对她来说,唯一能用来维生的,就是自己这双手。靠几年前在工厂做女工的经验,她开起一家服装加工厂。

说是加工厂,顶多算是一间小作坊。她租了一间小房间,又向朋友借钱买了一台机器,这就是“工厂”车间。请不起工人,她喊来以前工厂关系要好的几个姐妹,再请朋友帮忙介绍订单。柯宗珍自己又当“老板”又当工人,忙起来一天12个小时也是有的。她不怕累,就怕没活干。今年以来,订单很少,连糊口度日都很困难。机器已经几天没开工了,当初买机器欠下的钱也还没还上。

柯宗珍说,很苦很累时,会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发泄后,才有力量继续走下去。现在,儿子在外地念大学,她每天最期待的,就是等手机响,听听电话那头儿子重复的问候。这让她觉得,就算老了,日子还是有盼头的。她期盼,有一天,儿子能成为一棵大树,和她一起撑起这个家。(海都记者 彭思思 吕波 文/图)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天津订制工作服价格

河北定做广告衫

河北定制西服价格

北京订制衬衫费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