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足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卫宣公三代通吃竟与母妃乱伦生子

发布时间:2021-01-07 17:51:51 阅读: 来源:足球厂家

卫宣公三代通吃:竟与“母妃”乱伦生子

为什么说卫宣公三代通吃?卫宣公是历史上第一个抢儿子老婆的人。在中国封建社会中的伦理制度,这是违背道德的事情,亦然是不光彩。然而更令人吃惊的是,而是霸占自己的母亲,令其怀孕。生下的儿子之后,埋下了卫宣公抢儿子老婆的伏笔。迷恋儿媳妇宣姜,在新台一住就是三年,完全忘记了夷姜,他的母亲。在这三年里,宣姜还生了两个孩子,公子寿和公子朔。

卫宣公(资料图)

卫宣公是个好色的荒淫皇帝

卫宣公(卫国第15代国君,公元前718年即位)从来就不是一个有才干的国君,他既没有抓住让国家崛起的机会(在混乱的时代,任何一个诸侯国都有可能成为新兴的大国,在后面,很多例子会强有力地证实这一点),还十分好色,他的全部心思和精力都花在了女人身上。

卫宣公之所以如此好色,其根源来自他少年时代,当然,也或许是来自更为遥远的童年与少年交界的时代。在那之前,他还是一个纯洁的毫无瑕疵的孩子,虽然偶尔会道听途说男女之事,但根本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也不了解女人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有多大的魔力。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渐渐陷入了后宫的女色中,而且,后宫虽然从表面看来,是一个礼仪繁琐、极讲规矩的地方,但实际上却是一个糜烂至极的地方,所以卫宣公遭遇他父亲一个名叫夷姜的妃子似乎就是命中注定的事。夷姜从头到脚开发了卫宣公,她是卫宣公经历的第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骚劲十足的女人。卫宣公几乎在她身上尝到了女人的所有甜头,体验到了一个男人在本能方面的所有幸福。

卫宣公的恋母情结

卫宣公对夷姜有一种母爱似的依恋,而且这种依恋还持续了很多年。在那些没羞没臊的年月里,他们甚至有了一个私生子,他们把他取名为彶子。两人为此害怕了好一阵子,直到把彶子寄养在远离朝歌城的一个乡村才安下心。两人不止一次发誓要风流一生,这誓言一直持续到卫宣公即位,娶刑氏做夫人的头几年。

卫宣公(资料图)

刑氏相貌普通,性格老实,甚至连女人那种通常的诱惑力都没有,是典型的政治婚姻的产物,卫宣公几乎从不光临刑氏的寝宫。当然,为了掩盖这些,他对外则宣布刑氏没有生育能力。于是,卫宣公可以明目张胆、堂而皇之地让夷姜做自己的妃子了。两人的爱情终于光明正大、见得阳光了,在灿烂的阳光下他们更加肆无忌惮地过着淫荡无比的生活。卫宣公不仅爱夷姜,还爱夷姜的儿子。他把彶子从乡下接了回来,立他为太子。

尽管卫宣公好色,但却被夷姜锁得牢牢的。因为夷姜深谙驾驭男人之道,她充分发挥自己那熟透的身体和骚劲十足的优势,使卫宣公那充满着无尽欲望的精力在每个骚热的夜晚发泄干净,从而再也没有精力去找别的女人。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十几年,以至于夷姜、刑氏、彶子、众大臣,以及卫宣公本人,都满以为这种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

骗婚

彶子相貌端正,既不出众也不难看,但是,由于他受过良好的教育,又在乡下待过几年,再加上他身份尊贵,使他看起来具有一种令人舒服的平易近人的气质。他性格温和,目光中流露出与世无争的逆来顺受的神色。

在他十六岁那年,卫宣公为他向齐国求亲,齐僖公决定把自己的大女儿宣姜嫁给彶子。但是,使者带回来的一则消息使一切都发生了变化。从使者的口中,卫宣公得知宣姜是一个绝色美女。好色的他立刻改了主意,决定自己迎娶宣姜。在那一刻,他似乎忘记了夷姜。于是,他借口为彶子迎亲,在淇河的河畔修建了一座华丽而又精致的高台,也就是后来臭名昭著的新台,以此在宣姜面前炫耀自己的富有。

卫宣公(资料图)

在迎亲的日子即将到来的时候,卫宣公派遣彶子出使宋国,使他无法参加“自己的婚礼”。就在彶子在旅途中疲惫不堪,困顿得直打瞌睡时,卫宣公在新台激动万分地迎娶了宣姜。

那天晚上,宣姜虽然吃了好大一惊,没料到自己会嫁给一个老头子,但经过最初的反感和挣扎之后,她被卫宣公从夷姜那里修炼过来的本领彻底征服了。彶子还没有回国,这桩丑事就传开了。人们对卫宣公的行为十分不耻,觉得他就像癞蛤蟆一样恶心,于是,一首《邶风·新台》讽刺诗就这样产生了。

新台有泚,河水弥弥。

燕婉之求,籧篨不鲜。

新台有洒,河水浼浼。

燕婉之求,籧篨不殄。

渔网之设,弘则离之。

燕婉之求,得此戚施。

网络配图

尽管人们极尽挖苦之能事,表达了自己对卫宣公的鄙夷,但彶子从宋国回来后,却对此视而不见,没有流露出丝毫不满的神色。卫宣公彻底迷恋上了宣姜,他在新台一住就是三年,完全忘记了夷姜。在这三年里,宣姜还生了两个孩子,公子寿和公子朔。

卫宣公因为宠爱宣姜,就把所谓的父爱转移到了公子寿和公子朔身上,从而冷落了彶子。对彶子来说,虽然父亲似乎遗忘了自己,但他一点也不在乎。一直以来,他对自己的父亲只有一般意义上的尊敬,却毫不爱他。而且,不知怎么回事,多年以来,彶子都在很努力地想做一个和父亲迥然不同的人,他在这条路上似乎走得过远,甚至对女人都丧失了某种兴趣。

单元作文

聚培训网

聚培训网

相关阅读